高一必背的文言文,如何速背文言文?


时间:

樂道塾背誦課文敘-默公

教育之主要方式在讀書,藉此以承教先賢,接續文明;教師之主要任務是教書,培植學生讀書能力。讀哪些書?歷代先賢均爲少年學子開列書目,雖說者紛然,但均指向上古之經典。

爲何要讀傳統經典?因爲這些經典是經中國百萬年文化演進、沈澱、昇華之結晶,是制導和規約中華民族存續和發展之種籽基因,特別是在春秋戰國時期爆發而成之文化規模和學術質量。對此歷代先哲皆有解說。但在現代,這些解說容易被懷疑爲民粹主義或食古不化,糾結於進步與倒退之間。論者不識,復古是文明發展之一般方式,繼往與開來非但不相抵牾,且非由繼往,難以開來,故朱子曰:「繼往聖、開來學」(朱熹《中庸章句序》)。正猶孔子對三代古典之整理,開啟了百家齊放之文化繁盛,此後漢、唐、宋之古文運動,迭興一時文化之盛。

不啻中國,西方亦如此,開十八世紀以來西方文明者,正是藉由文藝復興運動對拉丁經典之追尋。美國有一套六十卷本的大書,名為《偉大著作》(Great Books),彙編了自希臘羅馬以下的西方經典。該書之緣起於二戰後,十幾位大學校長們反省兩次大戰所引發之西方文明危機,認為根源在學校教育,在忽略了對經典著作的閱讀。該書主編芝加哥大學校長羅伯‧赫金斯在編者序中謂:「經典書籍是通往教育之必經道路,直到最近這是西方一直認定的不證自明之事。人若對他所處文化傳統中經典著作不熟悉,他就算不上是受過教育。」自問世六十年來,這套書約每十八個月再版一次,用以滿足卓越大學對讀書之需要。

所以我們應該知道,無論中西,在教育上所謂讀書,是指讀習經典著作,古來讀書人是係指讀聖賢書之人,讀漫畫書的,不可稱讀書人。讀書育人,恰是通過讀聖賢書,是受教者思慕追比聖賢,縱不能及,亦可抵近。

中國典籍浩瀚,即便是經典著作,以西方之標準而言,亦可謂汗牛充棟,故讀書當有選擇、有側重、有先後,此所謂學問之階,學生當拾階而上。樂道塾選擇以通讀先秦文獻二十九種,約計150萬字,選讀漢唐期間的重要典籍,亦約150萬字。唐以下僅遴選部分重要文章作爲背誦課之教材。

之所以如此鋪設讀書之階梯,原因有二:一則樂道塾是十年一貫制的教育課程,注重純粹教育,謹防混雜日後擇業之各種考慮;又注重學生自己讀書,故有較多時間用於研讀經典。二則充分考慮了中國文化之固有特質,此特質有三:

第一.在時間軸向上,中國自秦以下,學人著書,一般不會視前人如敝履,否定一切,另起爐灶,而是注重古人成果,習慣以註釋前典之方式,闡發新見。此猶樹木生長,下依根本,上發新枝,有本有末,綿綿不絕。截其斷面,可見內有本心(樹芯),外有年輪。又象一個雪球,愈滾愈大,打開剖面,歷然可見其層層輪線,圍繞著中間之內核,漸次展開。這個本心、這個內核,就是先秦古典。學生如未讀過先秦古典,則讀後世古籍,必會遭遇巨大之困難,簡單如不知古籍中所提及的名物、範疇、人氏、事件、典章、制度等,深層則難以明瞭書中之著眼、思緒、情懷、義理、方法、論辯等,更不用說那些言外之意、字裡乾坤了。如果讀書不能由本及末、由內而外地循序漸進,不僅效率低下,而且會不知源流、不成系統。

第二.在學問之寬度上,中國上古先賢,開疆擴土,延展極廣,數十種學問門類,燦然煥發,但終相互關聯,結爲一體,形成學問的整體性。此即所謂通學、通識。簡單之例如:金木水火土五元素,不象西方水火風土四元素各不相關,而是生成爲相生相克,互爲因果的五行之說,進而再生成爲思維方法及闡釋方法,推展至五方、五季、五氣、五化,五音、五色、五味、五體、五臟等等(參見本教材《五行之說》)。古來治學不分文武,舉凡天文曆法、地理山川、典章制度、道德儀禮、農工醫商、軍陣兵法等,皆在教學研究之列,這些最早在上古歷史中形成的各類學問,被熔治一爐,彙集凝練於先秦典籍中。後世歷代學人,但凡論一事、析一理,不會立足毫末,陋持己見,如管中窺豹、井底觀天;相反必定要眼界開闊,能夠環視宇內、洞穿古今,所以落筆往往旁徵博引、縱橫闔捭、貫通門類、出入百家,今人如無通學通識,亦難讀其書。因此教小孩子讀書,一定要先打開格局,培養通識。

第三. 中國文化的另一特質,是它有一套綿延不絕的文字體系。目前存世的其它國家語文,僅僅是紀錄口語之表音符號,而中國是兼有形、義、音的文字。每個文字有其造字之理法,有其漫長的歷史源流,承載了豐富的文化資訊。並且,在構築先秦典籍的歷史中,不斷引申發展其字義,到漢唐時期基本定型。學童在讀書之前先要認字,先識字後讀書,所以樂道塾前三年(5-8歲)是通過《說文解字》教授文字。但更深入地掌握文字,就得大量閱讀先秦漢唐的典籍,貫通文字源流及用法。這個時期讀書的目的,不是讀書,而是學會讀書,即培養訓詁校勘的能力。沒有訓詁校勘能力,靠翻檢字典來讀古籍,至多可粗看個一二成,還不免黑白顛倒。讀書是一輩子的事,基礎打好,受益終身。

讀書讀到能夠背誦,叫做讀熟,古代稱諷誦。《周禮》注曰「倍(背)文曰諷,以聲節之曰誦」。許多經典中的經典論述、優美文字,小孩子記下有助於日後學問之養成,亦可備文章論辯、興辦事業之取用。教師在教授學童讀書時,應隨時標出當背之文,要求讀熟,以致成誦。除此而外,樂道塾又根據學童讀書進程,遴選一批漢唐及其以下與課書相關的文章、與學習經典相關的讀物,以及長短不一的美文,教給學生背誦,並且在日常活動中可隨時習誦。這類課文編爲《樂道塾背誦課文選》。